当前位置:剑南春为什么没人喝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 > 企业信息 > 醉巴黎 ——巴黎的酒文化,以及那些棒极了的酒

醉巴黎 ——巴黎的酒文化,以及那些棒极了的酒

文章作者:企业信息 上传时间:2020-02-01

   星期六晚,确切来说是星期天凌晨一点,巴黎地铁一号线,从巴士底狱站( Bastille )开往拉德芳斯站( La Défense) 的方向的列车,车厢里闹哄哄。这边站着一群游客模样的年轻人,说着美式口音的英语,眉目间洋溢着兴奋,相互说着刚刚在酒吧的见闻;那边坐着一群西装革履的法国年轻人,眼神里流露出醉意。穿黑色礼服的金发帅小伙抱着一箱6瓶装的1664白啤,斜靠在他的伙伴身上。他对面一个穿黑连衣短裙的棕发女生从他手里拿过喝了一半的啤酒,泯了一口。远处的车厢里传来阵阵歌声和尖叫,不知谁弄倒了一瓶啤酒,液体逆着列车前行的方向流过来。是的,午夜的巴黎地铁,比白天更热闹。这是无酒不欢的巴黎。

  

   巴黎大街小巷里穿行着两种人,一种是生活、工作在巴黎的人,朝九晚五,出行规律;另一种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一年四季,络绎不绝。两种人看似没有交集,却分享着一种共同爱好:喝酒。于是浪漫的巴黎,善解人意地给他们提供了许多场所。

  

  

   以凯旋门为起点,巴黎顺时针旋转地被划分成二十个区( Arondissement ),地图上看似一个蜗牛壳。无论处在蜗牛壳中心的一区香舍丽谢大街 ( Champs-Élysées ),还是偏远近郊的二十区加利埃尼( Gallieni ),两种人都总能轻易找到喝酒的地方。

  

   巴黎街角的咖啡店七点多就铺开了摆在户外的桌椅,他们不仅卖咖啡早餐,也有啤酒和薯条;十一点陆续开门的餐厅,一定会有一页以上的葡萄酒单可供选择;假若游客逛景点走累了口渴,抱歉,这里没有遍地的珍珠奶茶店,但清凉的啤酒轻易就能在街旁的餐吧找到;下午五点开始到晚上八点,餐吧进入了畅饮时间( Happy hour ),陆续可见西装革履拎着公文包的上班族,三五成群地走进餐吧喝酒聊天。餐吧一般不大,所以他们都喜欢捧着杯子,站在餐吧门口的人行道上边喝边聊,一直聊到肚子饿;八点过后直到十一点,都是晚餐时间。法国人的晚餐,喝葡萄酒几乎是必不可少的。经济宽裕的人按瓶来点,用酒配菜;节约的食客也会点一杯餐厅推荐酒 ( House wine ) 润润喉咙,毕竟饭桌上要和共餐的人聊天,而葡萄酒无非是聊天最好的搭配,解渴又助兴。难怪热爱聊天的法国人如此钟爱葡萄酒,他们绝大部分的社交都是在餐桌上进行的。

  

   若是饭饱酒未酣,又或者聊天意犹未尽,那就得转场再活动了。一般来说,转场的地点根据不同身份的人又有不同。游客们大多数会去一些著名景点附近的酒吧,比如说一号线的夏特雷站 ( Châtelet ),在埃菲尔铁塔对面的特罗卡特罗 ( Trocadéro )站,边喝边感受巴黎夜景的美丽。这些地方的酒吧由于面对的顾客基本以游客居多,所以价格稍贵,一杯葡萄酒在5欧以上,调酒13欧左右一杯,性价比不太高。

  

   住在巴黎的年轻人,手头拮据的会选择去超市买酒,一群朋友回家继续喝,手头宽裕的会去年轻人钟爱的酒吧区,比如说三号线的共和广场附近 ( République ), 七号线的 Censier-Baubenton附近,或者著名的巴士底狱 ( Bastille ) 附近,都有很多便宜又热闹的酒吧。里面一般喝啤酒居多,调酒的话大概10欧左右一杯,还有子弹酒 ( Shot ) 这种年轻人的买醉利器,一般5欧左右一杯,买得越多越便宜。

  

   年长或者讲究身份地位排场的人,则会选择去些隐匿的相对安静的酒吧,或者是大饭店里面的酒吧。比如说协和广场 ( Place de la Concorde ) 上的克里雍大饭店 ( Hôtel de Crillon )、又或者位于旺多姆广场 ( Place Vendôme )上的丽茲大饭店 ( Ritz )等等, 这些地方环境优雅,服务周到,价格也相对高昂,一杯鸡尾酒大概16~30欧左右。

  

   所以说巴黎是善良的,她给每一个人都提供了合适的场所,让不同层次的人都能在她怀里舒适地享受着生活。就像这些酒吧,在酒吧里,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三六九等分,只有和葡萄酒还是威士忌还是调酒还是啤酒的区别。所以酒吧里的每一个人都爱这里,都爱巴黎。

  

   法国酒吧的起源

  

   我们知道酒吧是一个美式产物,吧这个中文来源于英文的Bar,原意是木杆,或者 barred,拴住的意思。一说最早的 酒吧 说法,起源于美国西部,牛仔们去喝酒的地方,都把马匹栓在门外,久而久之,人们就把喝酒的地方叫做 Bar 了。也有一说,是最早的酒吧都是没有座位的,只是一个柜台卖酒的地方。顾客站在台前直接把酒喝完就走,是属于速消品。有的牛仔在酒吧喝多了都会站不稳,于是第一个酒吧老板就在柜台前装了一根木头扶手Bar,给牛仔们扶着防止跌倒,于是 Bar 就成了喝酒的地方的代名词。

  

   而没有牛仔的法国,喝酒的地方则都是在餐厅里。大饭店里有专门餐后供应酒水的服务,也就是现在大饭店里高档酒吧的前身。他们大多选用较贵的材料,服务生讲究身份,大多科班出生。而一般的餐厅也在佐餐服务后,在柜台提供快速喝完的酒水消费服务,一般是站在柜台前喝完便即离去,后来演化成今天巴黎街头随处可见的餐吧 ( Bistro )。

  

   巴黎最早的酒吧?

  

   据说巴黎最早的酒吧,是坐落在多诺街5号 ( 5 rue Daunon, 75002, Paris ) 的 Harry’s New York Bar。1911年,一个美国明星骑马师Tod Sloan来到了巴黎,买下了一间位于二区歌剧院 ( Opéra ) 附近的餐吧 ( Bistro ),他说服了一个在美国做酒吧的朋友,拆下了美国酒吧的装备,运来巴黎,安装在这间餐吧里,并把它改名叫做 New York Bar。

  

   那个年代来巴黎旅游的美国人数量激增,Tod想给这些出门在外的同胞一种家的感觉,于是聘请了一位来自苏格兰的叫作Harry的调酒师来管理这间吧。后来由于Tod理财不当,被迫在1923将酒吧出售,调酒师Harry接手盘下了酒吧,并在New York Bar前面加上了自己的名字。Harry调酒非常认真,且他不以盈利为目的,旨在追随创建者的初衷,将酒吧打造成巴黎最具纽约风味的地方。结果他成功了,Harry’s New York Bar浓重的纽约风格一直延续至今。

  

   店里分为一楼和地下一楼,一楼的风格是美国禁酒令时代隐蔽酒吧的风格,木制的墙壁,昏暗的四周,墙上挂满了一百余年来酒吧里的相片还有纪念品。而地下一楼的风格则很有美国5、60年代大饭店里装潢的味道。大红色绒布沙发,黄铜灯,胡桃木的桌椅,忍不住让人想听一曲慵懒的爵士乐。酒吧里的调酒师全都身穿白色大褂,他们在店里一做就十几年,现在最老的一位调酒师已经在店里工作了30年,最年轻的一位也已经工作了7年。来Harry’s New York Bar的顾客多为衣着讲究的中年法国人,当然也不乏慕名而来的讲英语的游客。整体感觉热闹又不失格调。

  

   关于Harry’s New York Bar,有两个有趣的事:1921年,闻名世界的鸡尾酒 血腥玛丽 ( Bloody Mary ) 诞生在这里;1924年,以最优雅的姿态品尝最棒的鸡尾酒为目的,当模范品酒客的 国际酒吧苍蝇 联盟 I.B.F. International Bar Fly成立于这里,联盟的会员包括海明威、罗斯福等人。联盟有严格的章程,有在酒吧必须遵守的纪律,联盟欢迎新会员,画着两只交谈的小苍蝇的会员徽章,由联盟酒吧的调酒师直接颁给他觉得合格的客人。戴上徽章即可成为被全球酒吧苍蝇联盟认可的会员。

  

   酒吧在今天无疑是男女最佳的社交场所之一。然而在以前,一些环境较好,服务周全的酒吧是只供男士社交的场合,所以也被叫做 绅士酒吧 ( Gentleman Bar )。位于4 Boulevard Malesherbes, 75008, Paris,在玛德莲娜大教堂 ( Madelaine )附近一间叫 Le Forum 的酒吧,就是巴黎著名的绅士酒吧之一。

  

   始于1931年,至今,Le Forum已经是全球排名第33的最佳酒吧。酒吧里棕黄色的色调,硬质的真皮沙发,大厅里还摆着投币式唱片机,泛着别样的复古味道。酒吧里的调酒是学院派的风格,当然也有数量可观的威士忌可以单饮,完全就是男子汉的口味。当然,今天的Le Forum已经不再只对男士开放,虽然成为光棍吧也是别树一帜,但性情浪漫的巴黎人铁定不愿意。不过酒吧依然有着装要求,比如说入内禁止戴帽子,也不允许穿短裤。所以里面的顾客看上去都非常得体干净,整个氛围非常典雅。

  


 

  

   后现代主义吧

  

   法国自恃为高卢雄鸡,然而这个叫作Le Coq ( 公鸡 ) 的酒吧却与巴黎的建筑风格大相庭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在水城堡街12号 ( 12 rue Château d’Eau, 75010, Paris ),进门仿佛走进了达利的画里。一只巨大的金属公鸡伫立在不大的厅里,旁边摆着几张红色系的无靠背座椅,没有隔断,天花板和地毯都是黑色的,单只吊灯打着强烈的白色的灯光。红、黑和金属的光泽,给人很强的视觉刺激。调酒师们身穿黑色紧身小马甲, 背后黑色网架上放着各式的酒瓶,衣着是学院派风格,但脸上酷酷的没有太多笑容。他们听着店里的电子乐鼓点摇冰,非常注重摇冰时的手势。

  

   Le Coq的调酒大概在11欧至13欧左右,性价比非常高。店里出没的大多是比较时尚的年轻人,或者是艺术家。

  

   正如世界上那些最好的产品一样,奢侈与稀有总是分不开的。好的酒吧为了保证客人的质量,提升自己的口碑,都想做严格的会员制。但是严格的会员制意味着客源的流失,收入的损失很可能危及酒吧的经营。于是酒吧营业者们想出了另一个方法,便有了P.D.T.这个暗语:请不要告诉别人 ( Please Don’t Tell )。

  

   P.D.T.的Bar入口一般没有标示,不会告诉别人这是个Bar,只有口耳相传的顾客才会知道这里。是的,尽管有 请不要告诉别人 这个规定,但顾客们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的朋友。就像《搏击俱乐部》里面的规定1和规定2:你不能和别人说起这个俱乐部。结果众人皆知,会员无所不在。这个想法太酷了。

  

   在巴黎三区共和广场 ( République ) 附近,60 rue Charlot, 75003, Paris, 的P.D.T.吧Little Red Door小红门从外面看根本认不出来,连唯一的标示:小红门,也嵌在走廊里,非常的不显眼。要不是门口聚着抽烟的顾客们,很容易就走过了。走进走廊,很容易就下意识地去拧小红门的把手,谁知小红门是扇假门。真正的入口在红门的左侧,有道跟墙一个颜色的推门。若是不了解的人,一不小心就会以为前面的人穿墙而过了。

  

   这里我就不放上门口的照片了,留待你们自己体会这发现的乐趣。当初我也是走过门口两回才意识到入口在哪。

  

   小红门酒吧里的装修是美式风格,水泥墙,流行音乐,风格各不相同的桌椅。四个调酒师有三个是英国人,一个波兰人,而酒吧老板是意大利人。这样一间跟法国毫无关系的酒吧开在巴黎,只有十三款调酒,开业两年却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因为这里的调酒师人非常好,会不时不时转到客人旁边与他们聊天,决不让酒吧里有说不上话喝闷酒的客人。这里的调酒热带水果风味比较浓重,大部分是Tiki-cocktail ( 南太平洋岛国风情鸡尾酒 )。调酒价格大概在13~16欧左右,也是艺术系年轻人喜爱出没的地方。而且由于P.D.T.的缘故,让大家更钟情于这里,强烈的归属感,有一种家的感觉。

  

   巴黎一些其他有趣的酒吧

  

   巴黎的酒吧实在太多,短短的篇幅根本数不完。要是有时间和机会,爱酒的你一定要亲自到这里体验一下什么是醉巴黎。下面再简单介绍两个巴黎不同风格又比较有特色的酒吧。

  

   实验调酒俱乐部( Expérimentale Cocktail Club ):实验调酒的意思是,他们没有固定的酒单,所有的调酒都有当天店里购买的配料来决定。比如柠檬有多少,薄荷有多少。俱乐部在一个小的但充满巴洛克风格的房间里。座位可是先到先得!

  

   地址:37 rue st-sauveur, 75002, Paris

  

   吉尼斯客栈 ( Guinness Tavern ) : 如果喜欢啤酒和现场驻唱,那么一定不可以错过这一间在蓬皮杜当代艺术中心旁边的小酒馆。号称巴黎的现场摇滚乐圣殿,每晚都有不同乐队的演出,有点像爱尔兰酒吧的风格。

  

   地址:31 rue des lombards, 75001, Paris

  

   除了餐厅和酒吧,巴黎的夜生活还很丰富。比如说在塞纳河上,有改装成酒吧和夜店的船;喜欢在岸上的话,香榭丽舍大道上,有著名的夜店Le Queen Club,每逢周三女士都免费入场;不喜欢自己蹦跶,还可以去香街的丽都 ( Lido )或者红磨坊 ( Moulin Rouge ) 看康康舞(详情可以看 穆 的这篇Cabaret的攻略: 。如果这些城市的喧嚣你都不喜欢,那么我建议你去爬蒙马特高地 ( Montmartre )。清晨,登上巴黎最北的高地,你会惊喜地发现,这个大都市的小山坡上,居然静静躺着一片葡萄田,而且它已经躺在这超过100年了。这片Clos-Montmartre依然产葡萄并且酿酒,如果有机会,可不要错过尝尝这块醉特别的巴黎产区葡萄酒!

本文由剑南春为什么没人喝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企业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醉巴黎 ——巴黎的酒文化,以及那些棒极了的酒

关键词: 企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