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剑南春为什么没人喝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 > 酒业新闻 > “拉菲”又陷商标风波 盘点被“李鬼”伤过的“

“拉菲”又陷商标风波 盘点被“李鬼”伤过的“

文章作者:酒业新闻 上传时间:2020-02-04

  首先,我们来普及一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拉菲古堡。

  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国内大多数消费者口中的“拉菲”,其实是法国五大一级名庄之一——拉菲古堡的简称。

  拉菲古堡其实是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Les 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旗下的一个酒庄。1868年8月8日,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爵士(Baron-James-Rothschild)在公开拍卖会上以四百四十万法郎的天价中标,购得拉菲古堡。该家族一直拥有拉菲古堡至今,且一直维持着拉菲古堡的高质量和世界顶级葡萄酒的声誉。拉菲古堡旗下共有两款葡萄酒,既是我们熟知的大拉菲——拉菲古堡红葡萄酒(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Pauillac,France)以及小拉菲——拉菲珍宝(小拉菲)红葡萄酒(Carruades de Lafite,Pauillac,France)。

  实际上,罗斯柴尔德集团旗下的酒庄不仅包含以上提到的拉菲古堡,还有位于法国波尔多地区的其它古堡系列,拉菲集团在法国其它地区及海外收购的酒庄——酒庄系列,以及旗下的亲民品牌——精选系列。

  拉菲“李鬼”之拉菲庄园

  2005年,金色希望公司申请注册“拉菲庄园”商标,并于2007年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3类葡萄酒、酒(饮料)、果酒(含酒精)、蒸馏酒精饮料等商品上。

  

  

  

  

  “LAFITE”商标申请日为1996年10月10日,核定使用在第33类的含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商品上,注册人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专用期限至2017年10月27日。

  这一官司从2011年打到2016年,大致历程如下:

  1、2011年8月,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针对“拉菲庄园”商标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申请,并提出引证商标——第1122916号“LAFITE”商标。

  2、2013年9月,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该商标争议作出裁定,争议商标(“拉菲庄园”)已经与引证商标(“LAFITE”)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其注册使用易使消费者认为其所标示的产品来自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或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存在某种关联的企业,违反了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撤销。

  3、金色希望公司不服定该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一中院一审维持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金色希望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4、北京高院考虑到该案中,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长达十年之久,其已经形成稳定的市场秩序,从维护已经形成和稳定的市场秩序考虑,该案争议商标的注册应予维持。判令撤销北京一中院的判决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

  5、北京高院判决作出后,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近期,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审该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这些年被“李鬼”伤过的“李逵”

  除了以上提到的拉菲与拉菲庄园,还有很多与之类似的案例。

  拉菲“李鬼”之拉菲特

  2013年,波雅克一级庄拉菲古堡向中国商标局提出诉讼,要求对方推翻拉菲特酒庄(拉菲特酒庄的名字“Lafitte”起源于1763年,来自当时酒庄的拥有者雷蒙德拉菲特(Raymond Lafitte))的注册。中国工商行政管理局(Administration of Industry Commerce)在2015年8月19日对该诉讼作出裁决,由于拉菲特和拉菲两个名字并不会引起消费者误解,因此管理局不支持该诉讼。

  CASTEL VS 卡斯特

  

  

  CASTEL VS 卡斯特

  1998年,欧洲第一大葡萄酒商CASTEL以投资建厂方式入华;2000年,温州五金交电化工(集团)公司酒类分公司提交“卡斯特”的商标申请被核准;2013年,法国CASTEL全面启动“卡思黛乐”中文商标。2016年1月11日,葡萄酒行业最大商标侵权案——历时十年的“CASTEL VS 卡斯特之战”已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判决,法国卡思黛乐兄弟简化股份有限公司(即原卡斯特兄弟简化股份有限公司,CASTEL FRERES SAS)最终赔偿李道之、上海班提酒业有限公司50万元人民币。而此前,温州中院、浙江高院的两次判决结果都是判定法国卡思黛乐兄弟简化股份有限公司赔偿李道之、上海班提酒业有限公司3373万元人民币。

  长城“李鬼”之嘉裕长城、长域、华夏海岸小产区

  2006年8月1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了中国粮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粮公司”)诉嘉裕东方葡萄酒有限公司(下称“嘉裕公司”)商标侵权案。认定“嘉裕长城及图”未注册商标与中粮公司的驰名商标“长城牌”构成近似,嘉裕公司在同类商品上使用该商标构成对“长城牌”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

  因认为吉林省金吉麟酒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葡萄酒酒瓶上使用“长域”文字,与其注册商标“长城”商标构成近似,中粮集团将该公司诉至法院。2013年,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金吉麟酒业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中粮集团经济损失10万元。

  因认为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金海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下称金海酒业公司)将“华夏海岸小产区”作为商标使用,与中粮集团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一审法院认定:金海酒业公司应承担商标侵权责任。判决金海酒业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赔偿中粮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万元。金海酒业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肯定了一审法院对金海酒业公司是涉案侵权商品生产者身份的认定。

  王朝“李鬼”之王圣朝世、王宫朝臣

  

  

  王朝“李鬼”之王圣朝世、王宫朝臣

  2004年,天津市市二中院认定吉林省新长城葡萄酿酒公司在其产品上,将自有商标“王圣”、“朝世”竖排,已构成对“王朝”商标的侵权,依法判令其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赔偿王朝公司经济损失25万元。

本文由剑南春为什么没人喝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酒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拉菲”又陷商标风波 盘点被“李鬼”伤过的“

关键词: 酒业新闻